10bet体育,【中国经营网注】疾驰了数年的京东快车有快速驶向慢车道的风险。虽然我们眼光应该放长远一些,但这些短期的突然变化还是值得引起重视,特别是考虑到目前正处于一个特殊窗口期。本文来自新浪创事记。  昨天发布的财报似乎暗示,疾驰了数年的京东快车有快速驶向慢车道的风险。  在该季度中,其交易额同比增长率为55%,虽然这比其主要对手阿里巴巴旗下的零售平台24%的交易额增长率要快得多,但相比其自身去年全年和第四季度分别84%和79%的增长,却出现了明显放缓,而其营收增长仅为47%,只比阿里巴巴集团39%的收入增长和零售平台41%的收入增长略高。  显示该公司对未来掌控力度可能有所降低的另一个证据,是其过去几个季度每个季度都会发布下一个季度的预期营收增长率范围,通常最终的实际增长率都会处于其预期均值的上方,其中好几个季度还超出预期范围的上轨,而本季度的实际营收增长却处于上个季度时官方预期的均值的下方。  尽管我们看待这样一家公司时,通常应该放眼长远些,一直是京东最坚定的看多者——但这些短期的突然变化还是值得引起重视,特别是考虑到目前正处于一个特殊窗口期。  2016年对于决定京东和阿里巴巴未来的行业地位将至关重要,这主要是考虑到了阿里巴巴对京东核心3C家电业务的主要对手苏宁云商注资后,可能对其采取更富侵略性的策略——理论上只要阿里狠下心来,帮助苏宁紧贴京东打价格战,就可以至少使其扩张受阻。  京东目前最大的挑战之一,是对3C家电品类的过度依赖。在本季度中,该公司来自该领域的交易额占到了52%,只比一年前的53%略有降低。这部分使其受益,3C家电是过去这些年中中国电商增长最快的细分市场之一,但该市场已经开始放缓,而标准化的产品又使其非常容易受到价格战的冲击——只是迄今仍然没有看到来自苏宁的像样的反击,或许已经作为上市公司的苏宁并不能像理论上应该有的那样行动吧。  这种业务结构的另外一个伤害,是用户的购买频次低,所以尽管3C家电产品的单品价格不低,京东每个活跃用户每年贡献的交易额却只相当于阿里巴巴用户的大约40%,换句话说,京东每个年活跃用户贡献的价值要比阿里低得多(京东为189美元,而阿里为452美元)。从长远看,如果京东不解决这个问题,损失的就可能不仅仅是短期市值,而是可能面临用户流失。  相比而言,产品更加多元化、业务更加多样化、供应链体系更加社会化的阿里巴巴,在过去这个季度则表现出强大的业绩弹性:零售平台交易额增长24%,高于上个季度的23%,零售平台营收增长41%,集团整体营收增长39%,两项指标均创下了最近几个季度的高点,这在目前的规模(年交易额6倍于京东)下实属不易。  这主要归因于去年同期基数相对较低,云计算连续四个季度增长超过100%(营收占比从去年同期的2.2%提升到了4.4%),以及移动端交易额占比从一年前的50.6%提高到了72.9%,移动货币化比率从一年前的1.73%提高到了2.42%,使得总体货币化比率从一年前的2.17%提高到了2.47%。  这种动力也许可以解释为从PC向移动转型期的红利——随时在线的手机可能更能激发用户购买行为,并扩大购物用户的基数,因为手机的使用率明显高于电脑。如果这种猜测属实,那么随着红利期的结束,阿里巴巴的业绩很可能重新回到正常状态。但该公司最为看重的天猫交易额已经出现了明显放缓,也许就是一个征兆,该业务的交易额增长率从之前三个季度的55%,56%,37%,进一步降低到这个季度的34%。

【中国经营网注】受到营收增长放缓和人民币贬值影响,阿里两天已经跌掉了170多亿美元,离跌掉一个苏宁只差20多亿美元。本文来自新浪创事记。  受到营收增长放缓和人民币贬值影响,阿里两天已经跌掉了170多亿美元,离跌掉一个苏宁只差20多亿美元。导致其增长放缓的因素包括:京东的冲击,中国电商整体进入正常增长,自身规模,智能手机红利消失,移动货币化比率低于PC端等。  在刚刚发布的第二季度(也是2016财年的首个季度)财报中,阿里巴巴交出了一份颇让人意外的答卷:期间该公司的营收为202亿元,同比增长仅为28%,而之前的四个季度全部在40%以上,而再往前则增长更快。  表面上看,这主要是因为占其营收绝大部分的中国零售业务的增长仅为25%,而之前的四个季度,增长率均在30%以上,这一水平可能已经低于同期中国网络购物整体市场的增长水平。云计算业务也许是少有的亮点,增长超过了100%,但目前占比很低,所以对整体并没有太多作用。  也许是受到这一消息的打击,加上前天以来人民币大幅贬值——这一方面可能会拖累其海淘业务,另一方面,也会对其估值产生不利影响,因为美股是以美元计算的——该公司的股价在过去两天已经跌掉了接近10%。  至于盈利,则基本验证了尹生之前在《阿里巴巴盈利或进入宽幅振荡期》中的判断:期间其净利润同比增长了148%至308亿元,但这要归功于247亿元的与股权剥离有关的处理收益,如果按照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实际上仅增长了30%。  对于阿里巴巴这样高毛利率的商业模式,营收增长水平对最终的盈利增长非常关键。而在所有导致其营收增长放缓的因素中,有些是暂时的,有些则带有不确定性,而有些则具有不可逆转性。认清这些对于评估其投资价值至关重要。具体来说,它们主要包括下面几点:  首先,京东的冲击。京东第二季度交易额的增长规模,相当于去年同期阿里巴巴零售交易额的8%以上。阿里巴巴的交易额增长速度可能已经低于行业平均水平,而京东则几乎是行业水平的两倍,它正在抢阿里的份额。看了这点,也许你会明白为什么阿里要重金投苏宁了。  第二,中国电商整体已经从过去的高增长进入正常增长,其中网购增长仍然会较快,但也从最初的高速增长,进入了较快增长期。根据艾瑞的数据,整体电商在过去几个季度的增长已经下降到了20%左右的水平,其中网络购物会好于整体水平,但也已经出现趋势性放缓。  第三,阿里自身的规模因素。由于阿里一年交易额已经达到几万亿元,其增长水平也会越来越接近和代表行业平均水平。  第四,移动化导致货币化比率下降。其综合货币化率从一年前的2.52%下降到了2.33%,这是因为移动端交易额的占比快速增加,而其货币化比率提升的速度要慢得多。尽管移动端货币化比率已经从一年前的1.49%提升到了2.16%,但这一水平仍然比PC端低不少,而随着移动端交易额占比超过50%,其货币化比率将越来越代表整体的货币化比率水平。  第五,中国智能手机用户增长进入停滞甚至负增长,而在去年之前则保持了高速增长,这让阿里巴巴这样以中国业务为主的公司充分享受到了智能手机用户规模扩张带来的红利,而现在则需要承受红利消失的压力,这体现为年度活跃用户和移动月活跃用户增长曲线的陡峭下降,到这个季度这两个指标分别仅为32%和63%,而在三个季度前还分别为52%和138%。  在这些因素中,行业整体增长水平,自身规模限制,智能手机用户增量等因素很大程度上是无法逆转的,而与京东之战则存在不确定因素,且需要更长时间才能出现趋势,因此在未来一段时间,移动端的货币化比率会对其营收状况产生决定性的影响。  除此之外,我认为这轮下跌也有借势完成之前没有完成的挤泡沫过程的意味,该公司之前的估值水平并没有完全反映各种潜在的风险因素。  (编辑:赵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