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区借力“一带一路”建设,着力推进沿边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建设,多项先行先试金融创新陆续落地,为沿边地区边贸往来添上了“一把火”。

越南商人邓氏玲阳每天一大早都会从越南芒街跨境来到中国东兴市的边民互市贸易区,她在这里经营一家越南农副产品商店。中越边贸生意的红火,让像邓氏玲阳这样的跨国老板赚到了大把人民币,然而如何将人民币兑换成越南盾却一直是困扰他们的难题。

资金跨境:梗阻变“通途”

“要么走正规渠道,到银行花费数小时排队进行兑换,要么到口岸边找‘地摊银行’私下汇兑结算。”邓氏玲阳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从事中越边境贸易的边民都希望直接用人民币进行个人跨境贸易结算。

“打开门就是越南,走两步就进东盟”,这是我区边境地区得天独厚的优势。一方面边境贸易的商机无限,另一方面跨境资金划转以及人民币与越南盾的现钞兑换,却长期游走于“暗处”,越南地摊银行一直以来对中越边贸的垄断,让我区边民做起生意来不得不为资金安全提心吊胆。

如今,邓氏玲阳的愿望得以实现。近日,中国人民银行南宁中心支行下发《广西边境个人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业务管理办法》,广西东兴国家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将继浙江义乌之后,成为全国第二个个人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区域。随着中越边境人民币结算业务启动,盛极一时的“地摊银行”或将走向终结。

资金往来不畅,边境贸易也难以进一步做大。从1996年起,东兴、凭祥等沿边地区的工、农、中、建等几家银行陆续开办了边贸人民币结算业务,除了不能进行现金兑换外,中越贸易的资金划转基本能在银行实现,但无论是业务办理的便捷度,还是汇率定价,地摊银行均“完胜”银行边贸结算。

个人跨境结算业务启动

2013年以来,随着广西正式启动沿边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建设,一项项为沿边地区量身定制的金融政策陆续在东兴先行先试,为当地边贸开启了新局面。

在中越边境的东兴、凭祥、水口等城市,人们常会看到这样一幕:在口岸和边境互市贸易点,一群头戴竹笠、手拿手绢的妇女三三两两坐在路边,拿着一匝匝厚厚的越南盾和人民币,不停向过往路人询问:“换不换钱?”

当年,人民银行南宁中心支行下发《广西边境个人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业务管理办法》,以东兴试验区为试点,推行个人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新政,对银行边贸业务进行进一步简化和规范。“办理流程简化后,许多边民和贸易商都乐意选择正规银行结算渠道,既减少了个人风险,又规范了金融秩序,边境贸易得到进一步发展。”东兴试验区有关人士表示。

由于跨境贸易金融合作体系尚不完善,这些被称为“地摊银行”的地下跨国汇兑一度颇有市场。然而,“地摊银行”存在突出隐患:由于缺乏监管,客户在与“地摊银行”交易时极易落入陷阱;同时“地摊银行”给边境地区反洗钱、金融外汇管理等工作带来了困难。

2014年,工行、农行、中行、建行以及农发行等金融机构相继在东兴设立东盟业务中心,面向东盟地区加紧布局结算、融资、资金汇划、资金交易等领域的跨境金融合作。与此同时,越南盾现钞兑换业务也在银行渠道“破冰”。去年,经国家外汇总局批准,3家货币兑换公司相继进驻东兴,成为我区边境地区的又一件新鲜事。

“东兴中越边贸互市贸易区目前每天进出口贸易额都能超过1000万元人民币。”东兴市边贸局副局长姚起威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过去东兴试验区个人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办理流程繁琐,且需审核单证较多,个人办理单笔业务平均所需时间为2小时甚至半天,与越南“地摊银行”“一个电话,几分钟办妥”的结算效率相形见绌。

“现在随时可以在银行兑换越南盾,或者在货币兑换公司兑换也很方便放心,再也不用帮衬地摊银行了。”做红木生意的东兴边民巫锡平说,便捷可靠的跨境金融服务成了他勇闯国际市场的信心保证。

根据最新出台的《办法》,广西边境地区具备国际结算业务资格的银行业金融机构及分支机构均可在本地区开展个人跨境人民币结算服务。目前在东兴试验区内依法从事货物贸易、服务贸易及其他经常项目等业务的境内外自然人都可按照相关规定开立人民币银行结算账户、办理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业务。

目前,人民银行南宁中心支行已将个人跨境贸易人民币业务从东兴试验区扩大到整个广西沿边金改试验区,业务拓展至跨境电商结算,给广大边民以及从事边贸生意的客商带来了极大便利。

10bet官网,《办法》规定,单笔跨境结算金额在80万元以上的边境贸易仅要求个人提供从事边贸的承诺书,只在必要时要求其提供“进口商品申报表”和“税收通用完税证”等相关资料。而单笔金额在人民币80万元以下的跨境结算业务手续则更加简化,对于个人办理旅游、留学、务工等服务贸易的也可直接用人民币结算。

汇率制定:“抱团定价”赢得主导权

“地摊银行”或将退出历史舞台

长期以来,各大银行没有形成成熟的人民币与越南盾货币兑换汇率机制,地摊银行曾经是人民币对越南盾市场汇率的主导者。甚至连银行在办理边贸结算业务时,也曾一度以地摊银行的汇率定价为参考。

专家认为,东兴获准开展个人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业务后,广西中越边境泛滥的‘地摊银行’现象或将从历史舞台上消失。

为打破地摊银行的“垄断”,我区金融管理部门和金融机构达成了一个共识:要将边贸结算引向正轨,必须打破各家银行各自为政、互打价格战的局面,制定出一个规范、稳定且具有竞争力的官方汇率,把定价权从地摊银行手上拿回来。

“新的《管理办法》出台后,东兴试验区个人项下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办理流程大大简化。”东兴试验区政策法规专业人士陈雷说。他认为,手续简化、资金安全等因素将让边贸从业者从“地摊银行”转向正规的人民币结算。

2014年,东兴试验区上线运行东盟货币信息服务平台,东兴的农行、工行、建行、中行、北部湾银行5家银行以轮值的模式在平台上发布人民币对越南盾官方汇率并对外公布,共同执行,形成了人民币对越南盾柜台挂牌“抱团定价”的“东兴模式”。

广西大学商学院金融保险系主任潘永表示,推行个人跨境人民币结算除减少个人风险,规范金融秩序外,更深远的影响在于推动中越双边的金融合作。

银行每日公布人民币对越南盾最新官方汇率后,在万众国际批发市场里经营越南特产的边民覃女士经过长期的观察和比较,欣喜地发现,对于中方个人或企业,走银行渠道不仅安全放心,还能剩下不少汇兑成本。

“目前越南方面对于人民币结算仍然持谨慎态度”,潘永分析认为,《办法》出台后,一方面可以促进商业银行跨境人民币业务量和存贷款业务的发展,另一方面配合出口退税等优惠政策,将吸引更多越南客商到中国开办人民币业务,最终促使越南当局允许在国内开办人民币业务,让人民币真正实现跨境并顺利回流。同时,随着个人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业务的开展,中越边境地区的个人跨境贸易量也有望迎来快速增长期。

专家表示,“东兴模式”提高了中方银行的议价能力和汇率定价话语权,形成人民币兑越南盾汇率市场化的价格发现机制,促进跨境结算从“地摊银行”回归正规银行体系。同时,企业和个人节约了换汇成本,对促进边境地区经济发展,帮助边民脱贫致富意义重大。

区域性金融中心雏形显现

目前,人民银行南宁中心支行已将东兴试验区人民币兑越南盾汇率定价新机制的成功经验复制、推广至崇左、百色等中越边境地区,逐步形成广西市场的统一汇率报价,初步构建起统一、高效的人民币与越南盾汇率“零售市场”价格发现体系。

事实上,人民币结算业务的开展不仅对跨境贸易量有巨大推动作用,在人民币持续升值和中国经济稳健发展的背景下,强大的“吸纳—辐射”作用使广西逐渐成为面向东盟的区域性金融中心。

边民融资:互市卡“刷”出致富路

中国-东盟问题专家、广西人文社会科学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陈雄章认为,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突破点就是东盟。“‘地摊银行’淡出历史舞台,规范科学安全快捷的银行间支付系统的建立,仅仅是广西打造面向东盟金融中心的开始,更多内容还将不断向纵深发展。”

在东兴和凭祥的中越边民互市贸易区,前来做互市生意的中越边民络绎不绝。“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曾经是这里最常见的交易方式。

人民币作为国际结算货币之后,不少企业长期以来通过美元结算的汇率风险大幅降低,汇兑成本节省,资金到账周期比原来缩短了1至2天。更为重要的是,金融机构借助跨境人民币结算业务,推出了多种产品及服务创新,有效增强了与海外金融同业的互动合作,国际化经营步伐向前迈进。

常年做互市生意的东兴边民何翔琴办了中行互市贸易卡后,不必再像以前一样携带大量现金出门。“这张卡上有2.4万元的透支额度,每天可以轻松地买货卖货,跟越南人结算到互市结算中心把卡一刷,就可以去提货了,货款则由银行直接划转到越南人的账户中,非常方便。”何女士说。

2013年8月初,广西边境国家重点开发开放东兴试验区,试验区内个人跨境贸易可以直接使用人民币结算。相关人士预计,2013年东兴试验区内个人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将超过100亿元。

按照国家政策,每名边民每天在互市贸易区购买8000元以下商品可以免税。中行广西分行在广西最重要的边贸口岸——东兴、凭祥针对边民推出了“中银边民互市贸易卡”。该卡是广西首张面向边贸结算领域的联名信用卡,具有小额授信功能是该卡最大的亮点。

中国银监会广西银监局局长曾向阳表示,广西将大力推动银行业金融机构以实体经济为核心,面向东盟国家和地区中小微型企业的服务力度,形成强大的金融扶持效应,形成“航母出海,舢板跟进”的发展态势,推动广西成为面向东盟的区域性金融中心。

“互市卡的发行,既解决了边民在开展小额互市业务过程中的资金短缺问题,又成功实现了在互市贸易过程中支付电子化,改变了以往单纯的现金交易模式,对促进个人跨境贸易人民币业务发展、提高边民资源配置效率具有重要意义。”中行东兴支行有关负责人表示。

(熊红明 管浩 何风)

近年来,边民合作社、互助组新型边民组织开始在东兴、凭祥等边境地区兴起。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以东兴为例,目前该市已经成立20多个边民合作社,成员主要以失地和贫困农民为主,除了做互市贸易之外,还可以进行加工贸易、跨境电商等。

跨境金融服务的日趋完善和及时跟进,为边民组织的边贸生意加上了“助推器”。抓住边贸产业升级的这一机遇,当地银行机构以边民合作社作为切入点,采取“合作社+边民+企业+金融”的创新运作模式,为合作社提供边贸跨境人民币融资,以解决进口货款资金来源。

如今,何翔琴所在的合作社边贸生意蒸蒸日上,成员的日均收入可达数百元,年收入超过10万元,日子越过越红火。

相关文章